屏幕快照 2016-09-23 上午9.50.34

【干货】晨兴刘芹:现在的市场超越我从业十几年的见识

9月21~22日,为期两天的创业邦2016创新中国秋季峰会在杭州召开。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在会上发表了题为《新视界·2016深寒之中的热火》的演讲。

过去几年“滴滴快的”吸引了至少100亿美金的融资。这是什么概念?差不多是我从业十几年投资生涯当中所看到的VC行业投资总量。

前两年投资行业确实是最热的。

但是投入了这么多钱,带来的是资本效率的下降。创业也是一样的,没有差异化的同质化竞争,必然代表着投资回报的减少。

我上上周在上海和美团王兴聊天,他最近谈到了“中国互联网进入下半场”,那么借用王兴提到“上下半场”论,中国的创业和投资也进入了下半场。对中国创业者来说,比较低的果实被摘光了,接下来的门槛更高。

在我看来,下半场的创业机会是什么?

效率

在未来,纯粹将数量增量作为创业机会,比如刷单、补贴,会越来越困难。

消费升级是典型的差异化策略,人们不再满足于数量,而是寻找差异化,从“有”和“没有”的需求,变成“好”和“更好”的需求。

硅谷和中国的VC在投资回报上面非常不一样。中国90%的投资回报来自于消费者诉求直接相关的商业,美国则是和企业级消费有关。为什么?因为中国的经济是增量的投资增长,一个老板要业务扩张,就是再找100个人、1000个人,大干特干。

但是今天房价贵,生活成本高,人工成本越来越高,企业投入效率变得更低,所以未来5-10年,和提升效率有关的创业机会将会出现超级回报。它们让很多行业越来越成熟化。

不过我们今天喊的提高效率,对于发达国家可能一直是常态。

科技

直到现在我依然相信,对很多国家(经济体)来说,它们的VC行业能有好回报,主要在于科技创新。科技创新会永远带来有效的、结构性的驱动力

2010年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也面临了瓶颈。下一个科技上的创新变量是什么?我认为也许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的结合,即使目前物联网里面太多联网设备都是低智能或者无智能设备。但是新的产业机会在酝酿。

科技前进对我们投资人来说也是挑战,美国上世纪70年代一批非常好的VC都是在半导体行业,当半导体行业过去,转到PC行业,他们就立刻转身。但到90年代出现互联网,有点偏软件的时候,有一批VC就沉寂下去了。

出海

中国经济过去30年的发展,与中国主动加入全球化经济相关。第一次全球化是将中国作为生产基地,把全世界最好的生产规模效应发挥到极致,满足的却是美国、欧洲、日本的需求。

新的增长机会是中国经济的2.0时代,也就是“大航海时代”。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把市场放到了海外。

拿我们自己为例,投资了2家公司:musical.ly,一个上海团队,日活很高,活跃用户都在美国欧洲,成了美国teenager 的视频社交平台,引起了Facebook、Twitter和Snapchat的关注;

还有一家杭州的公司,5 miles,创始人来自阿里巴巴,面向海外市场的C2C移动电商平台,主战场还是美国,在10多个城市落地;

再比如,我们的好朋友猎豹傅盛,产品在美国发展很好;

小米手机今年在印度智能机市场已经排到了前3。

机会在海外,指的不仅是东南亚或者第三世界国家,还有美国、欧洲的主流发达国家。

那么什么样的人才最有机会抓住下一波呢?

草根有机会。过去十几年我投资了很多草根创业者,比如Discuz!的戴志康,还有过去两年投资的“快手”,他们务实、接地气,对市场当中“有效需求”的捕捉非常直接,还有很强的风险承担能力。

整合跨界能力。“互联网+”产生了融合性需求,逻辑的特点反映出来就是跨界。例如创办爱屋及乌这样的公司,不仅要求你懂互联网逻辑,还要懂房地产行业,还要做得了成千上万员工的管理。

当然还有技术型的跨界。我最近碰到好多人都做土耳其、印度、印尼这些地方的市场,这也给下一代企业家带来了很高的要求。

我自己总结的经验,一家公司每三年会有一个大的波动,每一年总会一次小的危机,每次公司的成长都是从一次一次危机中突破过去后取得的成果。但凡有一个过不去就很危险了。

这几年都是创业公司成长最好的时候。过去几年,再怎么有聪明才智,都被钱的力量抵消了,如今资本寒冬,就必须考虑资金的使用效率。大家都不敢随便花钱,钱的优势降低之后,创业者的能力权重就提高了。我们投的公司都不靠拼钱。

(来源:创业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