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卫哲:互联网最大的作用就是提升效率

做投资五年多来,我收到过无数的商业计划,永远是讲“我规模有多大”、“我今天有多大”、“我未来能做多大”,还有“我有多快”。但从来没有人说:我效率有多高———我今天效率有多高;未来我多快、多大以后,我效率有多高。互联网最大的作用就是提升效率。一个互联网公司没有人均10万美元的利润贡献,就不是真正的互联网公司。大和快的背后,是效率。不要被互联网这层外衣给迷惑了。商业的本质,除了增长以外,还有效率。没有效率的增长,不是慢性自杀,而是加速自杀。如何提高效率,包括五个方面:个人效率、组织效率、资产效率、战略效率和创新效率。


个人效率提升

成长是每个人自己的事,你不想成长,谁能逼你。所以我们要问自己的企业,有没有做成一个自我驱动的公司。

如果你觉得年底想晋升,就报名。不报名的人就一定不会晋升。能不能晋升两级?行,你报名,你报名晋升两级,我们就用两级的标准来要求你。

对于这代人来说,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给他自我驱动的机制。

但是,个人效率的提升,光是自我驱动是不够的,还是要有约束。但是90后不喜欢被约束,那怎么办?要提倡自我约束。

我们相信大部分团队,能够有自我约束能力,有正常的道德底线。群众之间也是会互相监督的。

组织效率提升

为什么创业的时候,效率都比较高?

所有的人知根知底,不仅是默契,更多是一种信任。创业初期,信任带来了创业公司的简单,但随着越来越多陌生人加入,不信任开始增加。

当年支付宝有一句广告词非常好:因为信任,所以简单。我把这句话连下去,因为信任,所以简单;因为简单,所以高效。

我们都希望老板和员工是互相信任的,但怎么做到呢?我的建议是,强势的一方要率先迈出一步。对员工来说,你是老板,你是公司,你就是强势的,你要先走出一步。

组织高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企业文化是干什么的?

就两件事———日子好的时候它能带来信任,使公司变得简单高效;公司快不行的时候,它决定你能不能扛过来。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特别不容易,就是红军的价值观在起作用。

回到互联网时代,组织效率的提升,需要四个在线:员工在线、产品在线、客户在线、管理在线。其顺序还不能出错。

资产效率提升

一是防止产生新的闲置资源,不要先生产产品,再去找消费者。

所以如何防止产生新的闲置资源呢?就是按需求去生产去组织,不是组织先生产产品,再去找消费者。

二是释放闲置资产,看好释放闲置资产的分享经济,不看好重新投入资源做分享经济。

那么已闲置的资产如何释放?移动互联网一个最大的作用就是释放闲置资产。

典型的商业模式是优步、滴滴打车。司机在马路上绕,车闲着、人也闲着。有很多私家车,闲着也是闲着。你把他释放出来,能够让一个屌丝享受VIP待遇,因为车本来就闲着。

只要看到有资产,就要问这个资产的使用率。如果不能让资产的使用率提高,它就没有创造价值。

战略效率提升

战略都是谈发展比较多,一谈“发展”就有“规模”二字。

一年收到商业计划书几百份,长得都很像:A轮做一个城市,B轮做北上广深,C轮做15个核心城市,然后就没有了。很多公司到C轮戛然而止。因为他不理解,不是所有商业模式都要做北上广深,要全国铺开15个一线城市的。除非你是全国规模效应,你才需要北上广深,才需要15个城市。所以效率的核心,在大部分的行业,要做密度,把密度做起来。密度做得高,效率就容易提升。

你在一个区域把密度做起来,你的品牌就容易传播。有一些品牌在广州很有名,去佛山就很容易。但你这个品牌在广州很有名,北京就没有人听说过。

所以战略的效率提升,首先要判断我们是做什么样的规模效益,战略的判断错误,战略效率就会非常低下。

战略的核心就是取舍、排序、资源分配。什么战略?试点成功我取,试点不成功我舍。三个都成功了,排序,我优先发展哪一个,排完序资源分配。

什么是资源?人、钱。你有没有把最好的人,最好的钱,最多的钱,压到你最看好的试点已成功的项目上。

创新效率提升

我们回到了一个创业的环境,用内部创投的方法把创新效率提高,提升这个创新的成功率。

第一个去领军做这件事的人,是他自告奋勇的,不是任命他去做的。

你们问一下自己,当年你们去创业,有人来任命你吗?没有的,所以创新创业他必须自己又回到了自我驱动,他自己认为这事靠谱。

创业的时候,没有钱的时候,也就是要做空手套白狼生意的时候,是你最聪明的时候。

(作者:卫哲,嘉御基金合伙创始人兼董事长、前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本文有删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