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电价专题-新时代,沉与浮(26页)

十六载起伏,煤电上网电价标杆+联动机制如期谢幕。根据 5 号文等电改政策的要求,上网电价改革的方向是全面引入竞争机制,价格由供需各方竞争形成,最终目标是要建立电力调度交易中心,实行发电竞价上网。2005 年的《电价改革实施办法》中提出:“在竞价上网前,除政府招标确定上网电价和新能源的发电企业外,同一地区新建设的发电机组上网电价实行同一价格,并事先向社会公布;原来已经定价的发电企业上网电价逐步统一。”其中“同一价格”就是标杆上网电价。而标杆上网电价在 2004 年即已面世。2004 年 4 月 16 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疏导电价矛盾规范电价管理的通知》(发改价格[2004]610 号),通知要求规范上网电价管理,对同一地区新投产的同类机组(按水电、火电、核电、风电等分类),原则上按同一价格水平核定上网电价;对安装脱硫环保设施的燃煤电厂,其环保投资、运行成本按社会平均水平计入上网电价。当年 6 月,发改委先后印发了《关于疏导华北电网电价矛盾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04]1036 号)、《关于疏导南方电网电价矛盾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04]1037 号)、《关于疏导华中电网电价矛盾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04]1038 号)、《关于疏导华东电网电价矛盾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04]1039 号)、《关于疏导东北电网电价矛盾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04]1124 号)、《关于疏导西北电网电价矛盾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04]1125 号)这六大区域电网的电价调整通知,规定了各省(区、市)统一调度范围内新投产燃煤机组(含热电机组)、以及部分水电机组的标杆上网电价,并对安装脱硫设备的燃煤机组给予电价奖励。自此,标杆上网电价正式成为电力产业的关键指标之一。

悲:电价再度承压。电价机制调整的相关新闻报道自 9 月中下旬陆续流出,市场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实施‘基准价+上下浮动’价格机制的省份,2020 年暂不上浮,确保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这一条之上,认为这是继 2018、2019 年连续两次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政策后,国家层面再一次对电力行业施压以呵护下游电力用户;整个电力行业的收入端持续承压,火电首当其冲、业绩修复受阻。

沉:2020 年市场电让利规模继续扩大,空间来自煤价下行。连续两年对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价 10%,虽然理论上不应由上游发电侧承担,但实际操作中仍有部分压力传导至上游。2020 年政策层面第三次延续了压制态度,但与 2018、2019 年相比,并没有明确提出降价的幅度,压制的力度呈现边际趋缓态势。让利的方式基本可以确定会通过市场交易电量规模的扩大来实行,而空间则大概率来自于成本端电煤价格的下行幅度。

立即下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