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化工碳中和-氢从哪里来(15页)

大炼化和煤化工需寻找新的制氢途径。我们在碳中和系列报告二中指出,化工过程的二氧化碳排放可分为能源相关排放和工业过程排放,随着未来可再生能源替代的推进,能源相关排放会大大缩减,过程排放或将成为决定产品碳排放压力的核心因素。产品形成过程中的碳排放主要来自于煤制氢过程。目前市场最担心的问题就是碳减排政策会限制化工行业的增长,不仅限制能源的使用,甚至连原料使用都进行限制,特别是大炼化和煤化工这两个耗氢大户,如果没有足量的氢气支持,生产将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是我们分析认为大炼化和煤化工的氢气需求即使未来不能用煤制氢来支撑,也有较好的可持续解决方案。虽然生产成本难免会有一定提升,但在满足碳排放的同时,仍能获得增长的空间。

主要制氢途径成本。根据我们的测算,煤炭价格在 500 元/吨,煤制氢生产 1kg 氢气的成本约 10.2 元;天然气价格在2.5 元/Nm3 时,天然气制氢生产 1kg 氢气的成本约 15.3 元;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成本在 0.23 元/kWh时,可再生能源发电制氢生产 1kg 氢气的成本约 17.1 元。工业副产氢属于副产物,一般不单独核算成本,但以 PDH 和乙烷裂解为代表的轻烃裂解项目投资巨大,一套 60 万吨/年的 PDH 项目总投资约 36 亿元。

炼厂转型将提升氢气需求。许多国家已经宣布未来将禁止生产化石燃料汽车,成品油的需求在达峰后将逐步减少,我国汽油产量增速明显放缓,柴油产量自 2017 年后开始下降,炼厂面临从燃油型向化工型的转型。分别为渣油和蜡油加氢裂化后可提升乙烯、丙烯和低碳芳烃的产率。因此炼厂转型后对氢气的需求将会提升。以美国为例,美国炼油厂的二次加工装置中加氢裂化和加氢精制占比分别达 12.5%和 89.2%,相比之下,国内的加氢装置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国内加氢裂化占比 10.8%,加氢精制占比 44.0%,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 55.0%。

立即下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