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风电-海风成长无惧“产值通缩”(30页)

电站端降本平价的最终落脚点在于 LCOE(平准化度电成本),其有三个核心变量:初始投资、运维成本、发电量。根据《大型风电项目平准化成本模型研究》,风电 LCOE 是指项目总成本的最小现值与总净发电量年值之比,其中项目总成本包括初始投资、运维成本、融资成本以及税费,贴现率 r 根据加权资本成本计算,为全投资 IRR。从 LCOE 计算公式来看,要降低 LCOE(平准化度电成本),要么降低分子(初始投资+运维成本+融资成本+税),要么增大分母(即提高净发电量)。

从 LCOE 拆分来看,相比陆风,海风项目 BOS 成本(非设备初始投资)占比明显较高,大型化发展趋势下,预计该部分降本弹性相对较大。根据 NREL 2020 年版风能成本报告,陆风参考项目是一个美国内陆 200MW 风场,包括 73 台 2.8MW 风机,运行寿命 25 年,其风机机组(含塔筒)、BOS 成本、软成本、运维成本占比分别为 46.8%、14.6%、5%、33.6%;海风参考项目是一个 600MW 固定底风场,包括 75 台 8MW 风机,运行寿命 25 年,其风机机组(不含塔筒和基础)、BOS 成本、软成本、运维成本分别占比 23%、31.5%、11.9%、33.6%,根据下图可知,海风项目 BOS 成本包括塔筒和桩基、开发权、电力基础设施、组装和安装、租赁成本、工厂调试。

综合来看,风机大型化满足发电侧降本要求,是产业降本核心手段:①针对设备成本:大型化风机单位功率设备重量降低,摊薄风机制造成本,规模化效应增强;②非设备成本:在相同装机规模下,大型化风机台数减少,对应的土地、建设、运维成本减少;③发电量:大型化风机对应高塔筒和长叶片,增加风能捕获能力,提高年均等效利用小时数。

立即下载

分享到: